一根懒骨头灬安

下午好

啧啧啧……真恶心呢。

结了冰的语:

……不止抄袭是直接改图吧,举报吧

此示_禁止转载:

丢人

奈子:

流:

挂抄袭

这个人的第五人格杰佣同人图抄袭描图 Hell太太的魔兽同人图

请你@. 公开道歉,谢谢

标题这种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日常ooc,日常超短篇
处写杰佣请多指教
另外其他两个cp就不打标签了,接近无差

今年的冬天出乎意外的寒冷.

  并且学生会也多了许多需要处理的文件.

  杰克作为学生会会长,自然处理了其中的大部分.

  剩下的小部分——本该是由其他两位学生会副主席处理的,但其中一位盲人小姐被另一位舞蹈部部长小姐先带走了,而另一位拉着橄榄球部部长去游戏厅了.

  所以目前只有杰克来解决这些剩下的文件了.

  “杰克”

  奈布拎着一杯热咖啡走了进来.

  “还没弄完这些东西吗”

  “嗯”

  杰克叹了一口气,看着奈布坐在了他旁边.

  “我好饿”

  奈布趴在了桌子上.

  “等一下就回家给你做饭”

  杰克揉了揉他柔软的发.

  “……嗯”

  奈布打了一个哈欠.

  杰克笑笑,低头继续处理所剩不多的文件.

————————
海伦娜:美智子小姐……这样做会不会很过分……

美智子:没关系啦海伦娜,我们去那边买点热饮吧.

威廉:把奈布和杰克扔在那里真的好吗……

裘克:别管那两秀恩爱的,我要死了你快来救我.

[大概是空佣空]识

  是自己假想的奈布刚刚入伍时和军官玛尔塔的对话以及在庄园里边的相处模式……(大概吧

  依然是小垃圾短篇,ooc巨大……!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ok的话?go

  “你知道对雇佣兵来说最绝望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么?”

  “别紧张,这只是一个小问题.”

  “说说吧,你的看法.”

  “不知道吗?这可是你以后必须要经历的哦.”

  “是战友濒临死亡时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说“救救我”的时候.”

  “你体验过吗,在上战场前一秒钟还在和你有说有笑的战友在下一秒就变成了躺在地上满身血污的死尸.”

  “而自己却只能在战后带着他的遗物去见他某个故乡的新娘.”

  把玩着自己手中泛着金属光泽的枪支的女人发出了问题,用一种命令的语气.

  “你觉得你可以面对这些吗?”

  “可以.”

  新入伍的雇佣兵发出了很坚定的回答.

  “…”

  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短暂沉默了一会.

  “奈布.萨贝达,对吧.”

  女人脸上展露了温柔的微笑,将雇佣兵的手放到自己的手中,轻轻的握住.

  “我是玛尔塔.贝坦菲尔,今后请多指教.”

  “奈布!”

  从远处传来的声音把雇佣兵从回忆中拉回来,空军小姐正奔跑着,拉着手中拎着医疗箱的医生小姐.

  “怎么还在这里愣着!大门都已经开了,快走!皮尔森在外面等着我们啊!”

  “哈哈……抱歉啊,玛尔塔.”

  露出了赔罪似的微笑,随后立刻跟上两位小姐的步伐,向大门跑去.

[小短片]逃离

  妈妈这个人又在写烂的要死的短篇(是啊没错)

  大概是自己假想的杰克离家出走(???)的场景,随便看看就好.

  ok?go

  天空灰蒙蒙的.

  伦敦的天气向来如此,多雨的日子里那些贵族多半不会让自己的小先生离开自己的房间,所以即使是无聊时他们也只能躺在自己的豪华大床上等待入睡或是望着窗外的雨景发呆.

  ——这样的日子有什么意思呢?

  有的先生会这样想.

  “没意思,但——亲爱的,我们不得不这样.”

他们的母亲会这样把答案告诉他们.

  ……

  杰克望着窗外的雨发呆.

  他在想一些事情.

  事实上他想要逃出这个牢笼.

  这是个酝酿已久的计划.

  仅有自己的房间,打开的窗户,过长的窗帘——以及一个浅眠的借口.

  这些已经全部准备完毕,只需要实施.

  准备顺着窗帘从窗户离开时他突然有些犹豫,然后回头望了望偌大的房间,滑了下去.

  “希望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他在心里这样想着.

[自家设定]无题

  是一点小小的脑洞.

  是自家设定的一对父子.

  那孩子的第一视角.

  卡罗.克德(子)and罗纳.克德(父)(什么鬼名字)

  背景的话不是很明确,因为找不到很符合的.

  可以接受的话?go

  今天的天气很好.

  阳光透过窗户撒在洁白的餐桌上,而我则在看着自己面前早已冷却的早餐发呆.

  我的母亲早已因为一位富人而离开,只剩父亲一人抚养我,所以他也格外辛苦,即便在周日他也要去咖啡厅工作.

  “我去工作了,早餐记得要吃,如果你困就再睡一下.”

  父亲留下的纸条压在早餐盘下,只要把盘子移开就可以看到.

  这是他的习惯,以前还被我嘲笑有些幼稚.

  现在回想一下,才知道幼稚的是自己.

  我为以前的自己叹了一口气,就像是年长者对于顽童的无奈.

  啊——话说回来今天似乎是父亲的生日呢……

  我想了一下.

  “那当然有必要给父亲一个惊喜呀.”

  有一个奇妙的声音响了起来,像是在我遇到什么难事时给我出主意的那个邻家大姐姐.

  ——也是.

  我在心里默默赞同了一下.

  既然今天父亲不在,而我也有机会,那就好好把握,给父亲一个惊喜.

  所以当泡芙已经从地板上跳到桌子上,准备对我的早餐下手的时候我才从千丝万缕中回过神来,看着泡芙享用我的早餐.

  “喵”

  泡芙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

  我看了看那闪烁着光辉的早餐盘,然后把它放到了一边.

  看来今天也不用洗盘子了.

[学院pa]牛奶

  是学院设,私设如山.

  初次写文,那里不好请提出来,文风什么的不存在的.

  all瑞,可能不是很明显.

  ok?go

  谁都知道格瑞很喜欢牛奶.

  很巧,谁都知道traveller也很喜欢牛奶.

  所以一人一骨坐在一起喝牛奶的场景挺常见的.

  “牛奶真好啊,kid.”

  traveller总是以老年人的语气这样说着.

  “嗯.”

  格瑞总是习惯性的回应一下.

  这场景挺美好的不是么?午后的阳光撒在他们身上,像一缕轻纱似的.

  虽然你明天早上来学校的时候就会看见traveller被学校里一群大佬追着围殴的恐怖场景.

  “学生们真是活力满满啊,是吧?格瑞同学.”

  丹尼尔校长这样笑道.

  “嗯.”

  格瑞这样习惯性的回应道.

  嗯,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来自某个幸运儿的经历

大家好,我是一个幸运儿,现在来问一下大家有没有经历过这几种情况:

1.玩幸运儿的时候总是会看见一个佣兵在爆电机.
玩幸运儿的时候到处跑,看见一个佣兵在解密码,然后就过去帮他解.结果佣兵一直在爆米花,结果把监管者引来,扔下我跑了.

2.每一局都被各种监管者追着锤.
不用说了,假幸运buff加成.

3.永远是第一个被监管者挂的.
……(沉默)

4.别人把你从椅子上救下来的瞬间肯定又被锤.
…………(沉默)

行了不说了,我先走了,心动的感觉(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