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懒骨头灬安

下午好

[大概是空佣空]识

  是自己假想的奈布刚刚入伍时和军官玛尔塔的对话以及在庄园里边的相处模式……(大概吧

  依然是小垃圾短篇,ooc巨大……!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ok的话?go

  “你知道对雇佣兵来说最绝望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么?”

  “别紧张,这只是一个小问题.”

  “说说吧,你的看法.”

  “不知道吗?这可是你以后必须要经历的哦.”

  “是战友濒临死亡时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说“救救我”的时候.”

  “你体验过吗,在上战场前一秒钟还在和你有说有笑的战友在下一秒就变成了躺在地上满身血污的死尸.”

  “而自己却只能在战后带着他的遗物去见他某个故乡的新娘.”

  把玩着自己手中泛着金属光泽的枪支的女人发出了问题,用一种命令的语气.

  “你觉得你可以面对这些吗?”

  “可以.”

  新入伍的雇佣兵发出了很坚定的回答.

  “…”

  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短暂沉默了一会.

  “奈布.萨贝达,对吧.”

  女人脸上展露了温柔的微笑,将雇佣兵的手放到自己的手中,轻轻的握住.

  “我是玛尔塔.贝坦菲尔,今后请多指教.”

  “奈布!”

  从远处传来的声音把雇佣兵从回忆中拉回来,空军小姐正奔跑着,拉着手中拎着医疗箱的医生小姐.

  “怎么还在这里愣着!大门都已经开了,快走!皮尔森在外面等着我们啊!”

  “哈哈……抱歉啊,玛尔塔.”

  露出了赔罪似的微笑,随后立刻跟上两位小姐的步伐,向大门跑去.

评论(1)

热度(21)